當前位置: 首頁 >> 中文版 >> 文化建設 >> 散文隨筆
蘇格拉底之死與律師的行為節操
作者:沈田豐   日期:2021-08-09    閱讀:6,661次
       蘇格拉底是希臘哲學的代表性人物。公元前5世紀至公元前4世紀40年代馬其頓統一希臘以前的一百多年里,希臘古文明的代表——城邦制從繁榮走向衰落。而此時的希臘哲學因為有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這三位有師承關系的哲學家的思想光輝影響,發展到了鼎盛時期。蘇格拉底作為希臘哲學家,把人類帶上了理性主義的道路。
       對于法律職業人來講,談到蘇格拉底就無法離開蘇格拉底之死這一歷史公案。
       蘇格拉底的思想是城邦民主制的產物,而他卻也是在城邦民主制度下被投票公決處死。蘇格拉底被起訴的罪名主要有兩條,一條是教唆年輕人反對他們的長輩,一條是引進新神靈,不信城邦的守護神。這兩條都是向傳統觀念和習俗挑戰。蘇格拉底認為尊重長輩但不能盲從,判斷是非對錯,首先要遵從真理。蘇格拉底還認為,每當他需要決斷時,心靈中總有一個守護神告訴他應該怎么做,也就是他只相信自己的守護神而不是城邦的守護神。
       希臘城邦民主制的一個原則就是每一個公民都有參加政治生活的權利與義務。在城邦民主制下每個人都憑著話語的力量參加并影響政治決策,在這種前提下,公民大會的政治生活便失去了它的合理性,完全可能變成了詭辯的市場。蘇格拉底認為管理城邦需要專門的知識,如同鞋匠必須懂得做鞋的知識一樣。如果讓不懂得治國的民眾決定城邦大事,那是不可能治理好城邦的。從這個角度看,蘇格拉底是主張專家治國論的。這種情況下,蘇格拉底與城邦之間的沖突是專家治國論與城邦民主制之間的原則沖突,不可調和的結果是對蘇格拉底的公眾審判。現在看來,城邦民主制是原始的民主制,雖然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在當時處于過時中。而蘇格拉底看到了它的缺陷,但蘇格拉底觀點的合理性卻是在經歷千年后的近代才成為現實的。所以在那個時代,蘇格拉底只有死。這也注定了蘇格拉底之死成為了人類歷史上的一個悲劇。城邦出于維護城邦利益要判處蘇格拉底死刑,蘇格拉底也是為了城邦利益堅持自己的原則而以身殉道。
       我們來看蘇格拉底是如何死的?
       審判蘇格拉底的不是職業的法官,而是由公民抽簽出任的五百人陪審團。在古代雅典,接受庭審的人通常會讓妻子和孩子來到現場,用眼淚來感化陪審員們的心,但蘇格拉底不愿遵循這樣的慣例。他選擇了自我辯護,還拒絕宣讀當時最負盛名的雄辯家利西阿斯為他撰寫的辯護詞。蘇格拉底不愿意用技巧來為自己辯護,他要用知識與德性來與控方辯論。
       陪審團的第一輪投票是為蘇格拉底定罪,結果由500人組成的陪審團,有280人認為蘇格拉底有罪,220人認為蘇格拉底無罪,一個非常微弱的多數票判決蘇格拉底有罪。按照當時雅典的法律,在這種情況下,蘇格拉底只要愿意交付罰金,就可以罰代刑。可是蘇格拉底堅稱自己無罪,也明確不交罰金。蘇格拉底的傲慢態度激怒了陪審團,在第二輪的投票中,陪審團以360票同意,140票反對的壓倒性多數,判處蘇格拉底死刑。
       此時雅典朝拜神廟的船只尚未回返,按照慣例,這個時期內不能執行死刑。蘇格拉底的學生們買通了看守,準備了船只讓蘇格拉底逃離雅典。但是,蘇格拉底拒絕了。他說盡管陪審團的判決是錯誤的,但是作為遵紀守法的公民卻沒有理由不服從它。最后蘇格拉底用自己的生命來證明對方觀點的錯誤,用自已的死來喚醒雅典人。
       在這個問題上,蘇格拉底用生命盡顯了一個哲人典范,也令我們法律人反思我們應有的節操。
       遵守程序。盡管蘇格拉底認為那些控告他的人是錯誤的,但他沒有逃避,而是在既有的程序下,用自己認為正確的知識與方法進行辯論。雖然高傲,但不逾矩。
       不崇尚技巧取勝。蘇格拉底是當時雅典最有名的智者和辯論家。如果他只是想以贏得訴訟為目的,他完全可以運用嫻熟的技巧和情緒感化,來輕松擊敗對手。但是,蘇格拉底卻是用自己認為正確的方法,去對抗民主的暴政。
      不鉆空子。蘇格拉底在第一輪投票判決其有罪后,如果茍且偷生,完全可以選擇以罰代刑,但,蘇格拉底不愿意鉆這個法律上的空子,反而以嚴厲的態度斥責陪審團判決的錯誤。蘇格拉底的這種堅持原則的態度,導致了他在第二輪投票中被以壓倒性的投票判處死刑。
       尊重并從容地接受判決。蘇格拉底雖然認為陪審團愚蠢,判決錯誤;蘇格拉底雖然認為,雅典的這種原始民主存在巨大的缺陷,并指出雅典民主會導致的暴政結果,但當這種民主的暴政判決被作出后,蘇格拉底卻選擇了尊重判決,并拒絕違法的脫逃,以自己的生命來證明自己觀點的正確,以及告訴雅典人民以及世人絕對民主的錯誤。蘇格拉底對勸他逃亡的學生講,“我一生都致力于城邦的法律維護,如果現在選擇違背法律的方式逃亡,豈不是對自己一生的嘲弄?” 蘇格拉底表示,既然生活在這個城邦,就不可以不服從城邦的法律。無條件地服從法律,是他的哲學,在任何情況下他都不愿違反法律,即便判決有失公正,也必須尊重判決,服從法律的絕對權威。最終,蘇格拉底平靜地飲下毒堇汁謝世。
       從故事的結局,我們看到了蘇格拉底悲劇式英雄的偉大。蘇格拉底之死的案件,讓律師們學到,在處理法律爭議與沖突時,應該遵守的行為準則與節操,讓律師們脫離世俗的偏見,從而成為一個受人尊重的群體。


責任編輯:梅馨怡




雅博体育官网